宁波叫银蚶pj7777com:

2019-10-10 10:41 来源:未知

赵柏田(小说家)

海湾

十月二十四日上午,自南岳码头下船,驶行约一小时,我们身处在了乐清湾的中心。海湾半封闭,呈宝瓶状,一舟,十余人,正好是这瓶中一粒。

日光甚好,天亦蓝得颇可爱。船刚行时,海面上还有一层薄薄的雾气,近中午时,云气全收,光线已很是灼眼。这么好的能见度,东面玉环县高大林立的烟囱,及北岸温岭县沿海一带房屋,都已可以看见。我们出发的南岳码头是在乐清。这个海湾现属三县共有,再往南,湾口就是洞头诸岛了。

然而在明成化年之前,那时尚无玉环,温岭北部沿海一带,亦属乐清,叫乐清湾也是名符其实。其实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:白沙海。

不必去试图描述什么,光白沙海这三字,就堪入画。汉字的妙处,或引人入歧途处,都在此间。几百年来,乐清境内大荆、清江、虹桥、乐成、柳市诸条水系,皆注入湾内,湾底不断抬高,岸滩不断淤涨,白沙自是不复见,然海边湿地,鸥鹭低飞,亦是一景。如果非要看沙,那就只有去湾顶的温岭县一侧,然而那也只是狭窄的一片片砂砾石滩地了。

如此平静的海域,江海归流,再加潮水通畅,海鲜自然是最具风味的。我居宁波多年,也算是吃惯了海鲜的人,犹记得第一次来乐清吃到的“血蚶”,那真是天下至味。此蚶,宁波叫银蚶,壳色洁白如银,然个头不如乐清湾出产的大,肉色的饱满也不如。此物是我最爱,常惹柯平笑话,不知他何故发笑。一日听马叙兄说,从前乐清女子坐月子,常啖此物,以之补血,恍然有所悟。

载我们出行的船,本就是渔轮改装,船尾有拖网。几个来回拖行,甲板上竟也满是爬来爬去的活物了:虾蛄,蝤蠓,梭子蟹,粗如小臂的海鲈鱼,一离水就断气的小梅鱼。捞上来最多的是海鲈鱼,满满一桶都是,到晚上我们还带去酒店煮了满满一盆。

我和鲁渤,春祥,晓敏,在最上舱的甲板上,于一顶硕大的遮阳伞下吃茶,聊天,看船上的老大们撒网,拉网。舷边不时飘过小岛,竟还绿意葱茏着。日光之下,岬角之间的曲折岸线,如水墨一痕,亦自可见。餐时有酒,是早先带上船来的,就着清水煮的新捕的鱼虾,滋味很好,然餐厅靠着锅炉房,甚觉燠热,且机声隆隆,对面说话也听不甚深,我只吃了两盏酒,就逃上了甲板。

海湾一日,那船竟如沿着葫芦宝瓶的内侧滑行了一圈,于乐清湾的地理方位,我是大致了然。最北面到了西门岛,这已经离出发时的乐成镇三十公里开外了,因其与温岭县东门仅一水之隔,故有此名。有妇人于码头边叫卖鱼干、海带和蛏子干,远处湿地是成片的苇荡,间或有白鸟起落。人称它“海上雁荡”,或许更应往岛内走走。

西门、清江,都是极好的避风地。其实整个的海湾,楔入内陆的三十余公里纵深,都是从前渔家的系缆处。台风来时,这一湾水域尚还平静。整个海湾,湾内水不甚深,只十米左右,然最深处中部亦达四十米,以此之故,海湾已成为温州港的一个港区,成了大宗散货的物流基地。

作这些介绍的是诗人陈鱼观,他正任职港区。我初识鱼观,是通过亚洪。鱼观光头,爱笑,一入厨下就是不须化装之刘仪伟。鱼观带着一只类似街头演唱用的音箱来作解说,乐清兄弟,亦颇可爱。

现乐清湾港区,北起清江镇(南塘)黄家里,南至柳市岐头山,与玉环海隔海眺望,分码头作业、临港工业、物流、船舶等功能区块,已投入百亿金之巨矣。鱼观说,此地是宁波至福州一千公里黄金海岸线之中段,位置果然甚好。晚餐是在蒲岐镇一酒家,鱼观拿着杯子,又来我桌作了一场精彩报告。

蒲岐

黄昏,一入蒲岐城,就被各种各样的声音包围了。乒乒。梆梆。哐哐。敲击声,捶打声,爆竹声,混凝机搅拌声,沿街叫卖声。就好似整个蒲岐小镇是个大工场,到处都充满着嘈杂、奔和速度。我喜欢这乱,这闹,这乱与闹里有着俗世的生猛与逸乐。

这是个有年头的古镇。王羲之和谢灵运出守永嘉时,这里已经是个滨海的村子。当时人平岐海边的菖蒲墩,建房而居,名为蒲岐。而它成为一座城,乃为屯兵所需,有史可稽,最早可溯至宋淳熙年间。明初,信国公汤和巡视浙东西各郡,相视要害,始加筑城池,置守御千户所,隶属磐石卫。明万历的《温州府志》说,城长六百丈,高二丈二尺,厚二丈,门四,敌台十二,窝铺二十四,其规模已仅次于县城。我总疑心,从杭州湾北岸到温州、福州一带的卫所,都是明初时这个信国公搞的,然又无确切史料可佐证,也只是妄猜。

兵,和带兵的千户,有土著的,也有外地换防来的。这样的卫城,兵即是民,民执戟即为兵,其民气自然淳朴,刚强,甚至不无好斗。明季卫所和地方的关系,我曾留意,却少有探究,如果有人有心去做,也是一篇极好质地的文章。仅就文化的融合来说,当时遍布的卫所,肯定给瓯地、越地及闽地带来了某种异质性的东西。蒲岐至今古风犹存,每逢佳节,或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五大会市,民间有抬阁、踩高跷、扮笑戏、打倭儿炮等表演,当地人说,表演抬阁时,每架抬阁立童男童女五至十名,皆粉琢可人,浓墨华装,做各种姿态动作,八百年延续而来的古风,思之神往。

城中房屋坐落,还依然可辨旧时的规制。两条主干街衢,连起四个城门。四门犹在,那一夜看了两个,我认得出那是嘉靖的石,箭垛和瞭望的窗子,连城门上的榕树,只怕也是民国的,甚至更早。只是如今连片的楼宇间,何处是兵营,何处是书院,何处是将军府,怕是很难一一指认了。街两边的两家,把货铺都推进到路中央了。此类街景,九十年代或可见之,此地重现,恍若隔世,但也不觉得它的粗俗,反而有一种闹乱里的亲切。

棉书堂

七月里,亚洪跟我说,什么时候来棉书堂做一场?他指的是我一本刚上市的新书,因彼时正好各地跑,开各种各样的读者见面会。我说好,也只是漫应之。我知道这地方,是乐清一个爱书的叫小棉的女子在弄着,书和女子,本就相宜,亚洪中意的,自然不错。

及至那夜,真到了棉书堂,我想这地方我是来过的。满架的书,低徊的灯光,熟宣的气息,还有那些灯下的案头清供,我想我是识得的。恍然想起,那是三年前我去丽水,中转此间,和马叙兄在此一晤。只是彼时此间似乎还不叫棉书堂——或许就是此名,只是我未及听清——也未见那个叫小棉的温婉女子。

那天亚洪和KT开着车到白石的动车站来接我。亚洪说,喏,这就是KT。我说,你就是KT啊,说着握住他伸过来的大手。因我已从亚洪发在公众号里的文章里知道了他。

是夜,在棉书堂,KT让我们一一品尝了他监酿的十余道米酒和果酒。酒有个“一撮毛”的诨名,盛在玲珑的酒瓯里,灯下一看,自是好酒。我总以为,美人和酒,总须灯下来看,才能辨出有韵无韵。KT把他的这十余道酒,按着度数由低到高,装在不同酒具里,逐次递进,紫薯,花灯,银杏,节奏、火候无一不拿捏得恰到好处。我从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对酒事如此周致细心,竟像倾注了无限深情在里面。那一夜的KT,是艺术大师,酒,环境,人,都成了他安排的这台大戏里的一个个道具,而他是之中的灵魂。

再一夜,KT把我们领到了创意广场66的别一家棉书堂。这个广场的前身是社会主义的粮库,墙上红漆抹写的旧标语还在,论年代已不下半个世纪。灯红酒绿,如此混搭,正好有一种后现代或波普色彩。KT说,对面的“一撮毛”酒吧装修已近尾声,下月初即可开业,到时再来喝过。“一撮毛”者,马叙兄创造的半古半新水墨人物也,KT喜其高古如魏晋人物,又朴拙有趣,故以之作了新酒吧名。

这一夜月华大盛,我们是在露天里,一株芭蕉下饮酒。桃源十三子里的亚洪、海春、崇森皆在,待散场,也已是子夜。

十一月四日,“一撮毛”酒吧开业日,我因事没到乐清,然微信空间里发布的盛况,我是亲见了的。我听温州朋友说,试业两天,喝酒免单,KT每晚陪友共饮,必至凌晨四点。开业两日,酒水半价,KT又陪,依然四时方歇。我真想对他说:哥哥也是爱酒的人,也不兴许你这样喝法。不说后来的“一撮毛”,依然回到棉书堂。那一夜酒气冉冉,不觉有醉,夜半回酒店,一路月光如雪,我吟了句:温州兄弟如相问,一半勾留棉书堂。

scroll

  • A叠
    • (01)头版
    • (02)要闻
    • (03)广告
    • (04)关注
    • (05)北京
    • (06)北京
    • (07)北京
    • (08)北京
    • (09)北京
    • (10)北京
    • (11)北京
    • (12)天下
    • (13)天下
    • (14)天下
    • (15)广告
    • (16)天下
  • B叠
    • (17)生活
    • (18)日夜聆听
    • (19)新闻观点
    • (20)本报调查
    • (21)经济观察
    • (22)西望矿山
    • (23)西望矿山
    • (24)法与生活
    • (25)科教聚焦
    • (26)白鹿归原
    • (27)白鹿归原
    • (28)纪录
    • (29)广告
    • (30)体育
    • (31)体育
    • (32)体育
  • C叠
    • (33)五色土
    • (34)人文
    • (35)人文
    • (36)人文
    • (37)文史
    • (38)作文
    • (39)作文
    • (40)墨缘
    • (42)艺趣
    • (43)艺趣
    • (44)艺评
    • (45)闲事
    • (46)连载
    • (47)粉丝福利&影视预报
    • (48)漫画
  • D叠
    • (49)楼宇
    • (50)楼宇
    • (51)家居
    • (52)家居
    • (53)家居
    • (54)家居
    • (55)楼宇
    • (56)楼宇

(01)头版

(02)要闻

(03)广告

(04)关注

(05)北京

(06)北京

(07)北京

(08)北京

(09)北京

(10)北京

(11)北京

(12)天下

(13)天下

(14)天下

(15)广告

(16)天下

(17)生活

(18)日夜聆听

(19)新闻观点

(20)本报调查

(21)经济观察

(22)西望矿山

(23)西望矿山

(24)法与生活

(25)科教聚焦

(26)白鹿归原

(27)白鹿归原

(28)纪录

(29)广告

(30)体育

(31)体育

(32)体育

(33)五色土

宁波叫银蚶pj7777com:。(34)人文

(35)人文

(36)人文

(37)文史

(38)作文

(39)作文

(40)墨缘

(42)艺趣

(43)艺趣

(44)艺评

(45)闲事

(46)连载

(47)粉丝福利&影视预报

(48)漫画

(49)楼宇

(50)楼宇

宁波叫银蚶pj7777com:。(51)家居

(52)家居

(53)家居

(54)家居

(55)楼宇

(56)楼宇

版权所有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Copyright ?2007~2015 www.bjd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 责任编辑:孟德才

TAG标签: pj7777com 海湾
版权声明:本文由pj7777com发布于三农农业,转载请注明出处:宁波叫银蚶pj7777com: